您的位置 : 二筒閱讀網 > 女生 > 青春校園 > 暴發戶式暗戀

更新時間:2019-05-08 12:06:35

暴發戶式暗戀

暴發戶式暗戀 花裡尋歡 著

淩緻盛夏 校園重生豪門虐戀

《暴發戶式暗戀》小說簡介《暴發戶式暗戀》是花裡尋歡所著的一本現情類小說,情節精妙絕倫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暴發戶式暗戀》精彩節選:盛夏暗戀一個人兩年,從沒主動跟他說過一句話。高二結束的時候,那人家裡破産,從高富帥變成了高窮帥,并過上了不得不辍學打工養家的日子。盛夏盯着他忙碌疲憊的背影看了大半年,終于鼓起勇氣走到他面前:“招……招聘作業代寫,同學,應聘嗎?工資一月五千……不,一萬!”淩緻一直以為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暴發戶式暗戀》小說簡介

《暴發戶式暗戀》是花裡尋歡所著的一本現情類小說,情節精妙絕倫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暴發戶式暗戀》精彩節選:盛夏暗戀一個人兩年,從沒主動跟他說過一句話。高二結束的時候,那人家裡破産,從高富帥變成了高窮帥,并過上了不得不辍學打工養家的日子。盛夏盯着他忙碌疲憊的背影看了大半年,終于鼓起勇氣走到他面前:“招……招聘作業代寫,同學,應聘嗎?工資一月五千……不,一萬!”淩緻一直以為坐在他前桌的包子臉姑娘是個家境窮困的小可憐,因為她樸素,節儉,每天放學後還會撿瓶子回家。結果……“同學,發、發工資了,這是你的支票!”...

《暴發戶式暗戀》 第22章 免費試讀

盛夏特别開心地回家了。

雖然之前簡奶奶已經悄悄地把房子過戶到簡然名下,但她還是有點擔心的——簡建國兩口子畢竟是簡然的長輩,也是簡奶奶的親兒子親兒媳。現在知道簡然早就想好了應對之法,也不會讓簡奶奶為難,她這一顆心就徹底放下來了。

卻不想有一句話叫做世事無常,就在她笑眯眯地往家走時,已經帶着兒子老公坐上出租車的杜萍卻接到了一個意外的電話。

電話是杜萍的弟弟杜大力打來的。一接通,聽筒裡就傳來了他火急火燎的聲音:“姐,你那婆婆是不是把東風巷那房子偷偷過戶給簡然那丫頭了?!”

杜萍正因為兒子不願意回家的事情上火呢,一聽這話頓時就沒好氣地罵了他一句:“青天白日的你瞎說什麼呢?那就一丫頭片子,将來總是要出嫁的,老婆子怎麼可能會把那——”

“可我一小哥們說他親眼看到你婆婆跟那丫頭從房管局裡走出來了!這要不是為了過戶,她們去房管局幹什麼?”

杜萍一愣,猛然回神變了臉色:“你說什麼?這怎麼可能?什麼時候的事?!”

“大概十來天之前吧,我那小哥們……”

“十來天之前?!那你怎麼現在才說?!”突然拔高的聲音吓了旁邊的簡建國和簡聰一跳,就連出租車司機都忍不住從後視鏡裡看了她一眼。

杜萍卻沒心思管他們,隻鐵青着臉連連追問:“你那小哥們不認識她們?那他是怎麼知道這事兒的?不會是瞎胡說哄你的吧?”

“不是,那天他去房管局附近辦事,正好就看到她們了。簡然那丫頭不是長得挺不錯嗎?我那小哥們就拿手機給拍下來了。這不剛才正好聊到那方面,他就把照片拿出來給我們看了,說是上次在街上看見了一個長得特别漂亮的小妞。我這湊過去一看,頓時就驚了,這不你大侄女麼!旁邊還站着你婆婆呢!再一看那照片的背景是房管局門口,我才趕緊多問了幾句,結果他說那天,她們就是從房管局裡走出來的……”

杜萍臉色難看極了,許久才深吸口氣,壓下了心中的驚怒焦灼:“你認識的人多,趕緊想辦法找人查查這件事,要是真的……那這情況就棘手了。”

她有個親戚是在城鄉規劃局裡工作的,這片老城區即将拆遷改造的事兒别人也許隻是聽到了風聲不确定,她卻是早早就得到了準信兒的。

簡家那老樓一共四層,現在是破了點,不值什麼錢,可一旦拆遷,那可就是上百萬的事了。

簡然她爸已經死了,她婆婆現在就她老公這麼一個兒子,這房子早晚得留給他。杜萍覺得自己早點把它要過來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,也做好了房子要到手之後把老太太接回家養的準備。

可現在,這老太婆居然偷偷把房子過戶給了簡然那丫頭?!

這怎麼能行?!那可是他們家的東西!

杜萍無法接受,挂了電話之後沒忍住,怒掐了簡建國一把:“這煮熟的鴨子要是飛走了,我跟你沒完!”

一直在安撫兒子,根本沒聽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簡建國:“……???”

***

盛夏回家拿了第二份餅幹和小蛋糕去了餘家。

餘燦補課去了,但今天是周末,按說餘爸餘媽都應該在家,可盛夏按了好半天的門鈴也沒有人來開門。她有點奇怪,正準備先回家,晚點再來,門突然開了。

“是……熱熱啊?你怎麼來了?”

開門的餘媽,她是典型知識分子家庭出身的女人,長相平凡但非常有氣質,穿衣打扮也很知性。雖然已經四十多歲,今天也沒有上班,但依然穿着連衣裙和大衣,頭發梳得整整齊齊,整個人看起來優雅而得體。

就是她的臉色看起來不大好,感覺有點蒼白,還透着一點說不上來的……倉皇?還有她的眼睛,好像也有點發紅……

這、這怎麼感覺跟剛哭過似的?!

盛夏心下微驚,遲疑地說:“我……我是來給您送我做的餅幹和小蛋糕的,剛出爐沒多久,還熱着呢,您嘗嘗?”

“怪不得這麼香,”餘媽低頭接過她手裡的袋子,避開了盛夏的視線,“謝謝你了。”

“不客氣的。”盛夏頓了頓,忍不住關心道,“阿姨,您沒事吧?”

“我?我沒事啊,”餘媽一頓,擡手摸摸自己的臉,擠出一個看似溫和,其實卻有點勉強的笑容,“就是好像有點感冒,連帶着這臉色都憔悴了,不過你别擔心,我已經吃過藥了,正準備去睡會兒午覺呢。”

感冒?盛夏将信将疑,不過很識趣地沒有再多問什麼,隻道:“那、那您多休息,我就不打擾您了。”

“好,等燦燦回來你再來玩,阿姨給你們做好吃的。”

“嗯嗯好的!”

餘媽關門進屋了,盛夏撓撓臉蛋,回家拿第三份東西去了,還有那個奶油水果蛋糕,她也一起帶上,去了淩家。

這會兒才下午4點不到,淩緻還沒有回家,盛夏在樓下按了按門鈴,淩悅小朋友就蹦蹦跳跳地跑下樓來了。

“誰呀?”

“公主殿下,是我。”

“夏夏姐姐!”門很快就開了,淩悅開心地跑了出來,“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啦?”

“今天不是周日麼,我閑着沒事幹,就想着早點過來……”

盛夏話還沒說完,淩悅已經眼尖地看見她右手提着的蛋糕盒子:“呀!這是蛋糕嗎?可是今天不是我和騰騰的生日呀,我們的生日在下下個星期三,還有好多天呢!”

盛夏一愣:“下下個星期三?”

“3月21日,我和騰騰昨天看過了,就在下下個星期三。”淩悅一邊拉着她往樓上走,一邊說,“可惜要上學,不能開生日party,也不能出去玩啦。還有本宮以前那些朋友,也都不在了……”

她這個年紀,還不大明白以前那些朋友為什麼會不見,這會兒隻是随口嘟囔一下,倒也不覺得傷心難過。可盛夏聽着,卻感覺整顆心都揪了一下。

她看着手裡隻是随便做來給他們嘗嘗味道的蛋糕,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想法。

“要不……趁着今天有時間,咱們提前把生日過了吧?”

淩悅有點不明白:“提前?”

盛夏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好主意,忙點頭解釋:“下下個周三咱們都要上課,沒時間好好地過生日,但是今天有呀。你們想吃什麼都可以告訴我,咱們一起去菜市場買菜,一起回來做生日大餐,吃完生日大餐之後還可以一起玩遊戲……”

不等她說完,淩悅已經興奮得整個人跳起來:“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?!”

盛夏笑眯眯點頭,快步走進客廳問了問淩騰的意見。淩騰的眼睛也一下亮得不行,連連點頭說好,就是……

“哥哥能回來嗎?”

過生日的話,淩騰希望哥哥也在。

盛夏也希望他能在,而且這事兒也得先經過他的同意才行,便摸出手機給他打了個電話。

淩緻很快接了起來:“喂?”

“淩同學,是、是我。”耳朵被他好聽的聲音震得麻麻的,盛夏臉蛋熱熱地偷笑了一下說,“那個,我有個事情想跟你說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電話裡有風聲,男神好像在騎車,盛夏怕他騎車打電話不安全,頓時就沒心思蕩漾了,忙把自己的打算簡單說了一遍,然後問道:“你覺得這樣可以嗎?”

淩緻很意外,但聽着電話那邊雙胞胎叽叽喳喳充滿期待的對話聲,到底說不出反對的話,便道:“行,出去注意點安全,我會盡量早點回家。”

盛夏眼睛一亮:“好!你放心,我一定會保護好他們的!”

“嗯。”聽着她滿是歡喜的聲音,淩緻有點好笑——又不是給她過生日,她怎麼也高興得跟壽星似的。

***

淩騰的腿傷已經好了大半,走路沒問題,盛夏把自己帶來的蛋糕放進冰箱保存,然後一手牽着一個出了門。

他們先是去了超市,買了一些水果、零食和一套生日派對裝飾品,回家把客廳布置了一番。

這是雙胞胎第一次親手布置自己的生日派對,新奇高興得不行,就連總是一副小大人模樣的淩騰也忍不住拿着氣球跟淩悅玩了起來。

盛夏笑眼彎彎地看着他們,等場景布置得差不多之後,又帶着他們去了菜市場。

這也是雙胞胎第一次逛菜市場。

兩人好奇地看着攤子上各種各樣的新鮮食材,時不時就瞪着烏溜溜的眼睛“哇”一聲,看着可愛極了。

因為淩悅小朋友說自己想吃龍蝦,盛夏就去水産區挑了一隻活蹦亂跳的澳洲大龍蝦,又買了一些淩騰小朋友想吃的牛排等肉類東西,然後才裝作無意地問:“你們哥哥喜歡吃什麼呀?”

“皇兄喜歡喝湯!尤其是海參湯!”

“哥哥喜歡吃辣的東西。”

“他還喜歡吃魚。”

“還有蝦!”

“不過他不喜歡吃螃蟹,因為肉太少了。”

“也不喜歡吃胡蘿蔔和香菜,他說臭臭的。”

有這倆小間諜在,盛夏很快就摸清楚了淩緻的飲食愛好,她急忙掏出手機一一記下,然後才美滋滋地繼續挑選食材。

半個小時後,三人大包小包地回家了,盛夏挽起袖子系上圍裙,開始準備生日大餐。

雙胞胎興緻勃勃地要來幫忙,盛夏也沒拒絕,給他們各自安排了洗菜摘菜,擺放碗筷等任務。

蔥油清蒸大龍蝦,紅燒鲫魚,孜然牛排,辣子雞丁,蒜蓉茄子,清炒小油菜,海參三鮮湯……

很快,淩家老舊的飯桌上就擺上了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。

“夏夏姐姐你真是太厲害啦!我長大以後也要像你這麼厲害!”淩悅小朋友站在桌子旁咽着口水贊歎道。

正在幫忙收拾垃圾的淩騰小朋友聞言想說什麼,樓下突然傳來了腳步聲,他眼睛一亮,放下手裡的東西就蹬蹬蹬地跑了過去:“哥哥!夏夏姐姐給我們做了好多好吃的!”

“夏夏姐姐?誰是夏夏姐姐?”

這,怎麼是唐勁的聲音?

盛夏一愣,還沒反應過來,一臉壞笑的唐勁已經快步沖上來,上下打量着她說:“哦,原來是這個夏夏姐姐啊……我還以為你家什麼時候來了個傳說中的田螺姑娘呢!”

盛夏被他那意味深長的眼神看得臉蛋紅了起來,想說什麼,唐勁身子一歪,被人撥到了一旁:“别理他,來蹭飯還這麼多話。”

卻是淩緻跟着上來了。

盛夏一看見他,臉蛋更紅了,忙說:“還、還有一個菜,我去端!”

說着就急急忙忙轉身回廚房了。

“哎喲這是害羞了吧,”唐勁神色暧昧地沖淩緻擠了擠眼睛,“還不趕緊去哄哄?”

“哄你大爺,”淩緻嘴角一抽,踹了他一腳,“跟你說了我們不是那種關系,再胡說八道你爹我就動家法了。”

“行行行我不說了,我吃飯去,這都做了什麼啊,聞着也忒香了……”為了營造氛圍,盛夏把桌子搬到了客廳,唐勁跑過去一看,驚了,“**居然還有龍蝦海參?!這還真是生日‘大’餐啊!”

淩緻一愣,跟着走過去一看,眉頭皺了起來。

他本來以為她說的大餐隻是一些家常菜,沒想到竟然……

再一看周圍精心布置的場景和正開心大笑着的雙胞胎,少年一頓,心下瞬間五味雜陳。

這樣的熱鬧與開心,已經在他們的世界裡消失了大半年……

如今,竟然奇迹般地回來了。

“去謝謝人家吧,這一大桌子菜忙活起來可不容易。”唐勁難得正經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淩緻回神點頭,轉身往廚房走去。

淩家的炒鍋是鐵的,比較沉,盛夏正雙手握着鍋柄,想把剩下那點湯倒進盤子。結果因為忙活了太久,雙手沒什麼力氣了,擡了兩次都沒有擡起來。

正準備放棄,身後突然伸來一隻修長的胳膊:“我來吧。”

少年清冽的氣息從耳畔襲來,熏紅了她的耳朵,盛夏心頭一跳,紅着臉“嗯”了一聲,飛快地往旁邊退了兩步。

淩緻偏頭看她,見她雪白的小臉粉**嫩的像個草莓果凍,心裡莫名有點發癢。

這,看起來手感很好的樣子……

“就、就把湯都倒進去就好了。”

軟軟細細的聲音讓淩緻回了神,他有點不自在地“嗯”了一聲,把自己剛才那突如其來的詭異念頭壓了下去。

“對了,今天……謝了。”

猜你喜歡

  1. 校園小說
  2. 重生小說
  3. 豪門小說
  4. 虐戀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